十年

1326765912890

一件事情做了十年,在任何人的一辈子都算长了,对我来说,那是最好的青春年华,还有网盘里10几个G的文档以及Git库里面数亿万计的代码。

2005年,我从悉尼回到北京,那时候的北京还没有雾霾,那时候的我还只知道敲代码就是生活中最快乐的事情。不过快乐并不长久,当我辛苦完成的代码要提交给位于悉尼总部的VSS代码库的时候,每次都要花费数十分钟连接vpn,签入,评审;我发现程序员的生活好像并没有敲敲键盘那么简单。虽然我所管理的北京研发中心才只有5名开发人员,这个痛苦的过程已经成为了影响我们工作的最大瓶颈。试想你辛苦完成的代码要分享给同桌的他却要等待几十分钟,这是不可接受的。

这,是十年的起点。

Team Foundation Server 2005 的第一个beta版本就是在这个时候发布的,老板的一封邮件让我开始注意到这个产品,因为它可以使用http来完成代码提交。于是,我开始将公司的项目逐步从VSS切换至TFS,这个工作一直持续了数月。我们也逐渐结束了必须依赖vpn才能提交代码的痛苦经历。

2008年,汶川地震。我和微软DX部门的几位同事一起,邀请了国内知名的20几家大型研发企业的核心研发人员,尝试使用TFS 2008版本,按照CMMI的管理过程组织一场名为VSTS Realworld的实战 — 为汶川地震中的孤儿们提供一个领养平台。我们组成4个团队,一起在TFS 2008平台上完成了从需求到任务,从编码到测试,从测试到发布的整个管理过程。此时,北京的天空格外的湛蓝,奥运会和汶川地震的高低起伏各种声音环绕在所有人的周围,而我只记得清华科技园附近的那家拉面馆午夜的羊肉串很香。

2010年,我回到悉尼,这个我挥洒了整个青春岁月的城市,那里的每条街道还是那么熟悉,Watsons Bay的悬崖前的海水仍然在不停的碰撞着岩壁。而我,只记得和2名来自北京的同事一起经历了3天的魔鬼训练,最终拿到了Certified Scrum Master的认证。回到北京,开始在 TFS 2010上使用Scrum来管理我们日常的项目。

2012年春节,北京南山滑雪场,我刚从拖纤上下来,整理好滑雪板准备冲进雪道。手机收到了一条发自美国的短信:我们有个重要的项目希望你能帮忙,客户是重量级的,盼复。短信发自当时微软DX部门的中国区Director。随后的2月,我到西雅图见到了TFS的老大,Brian Harry 大叔。回到国内的第二天,我就赶赴深圳开始了这个极具挑战的项目。

关于这个项目的详情可以参考:
https://devopshub.cn/2013/07/21/tfs-is-huge-in-china-part1/
https://devopshub.cn/2013/07/21/tfs-is-huge-in-china-part2/

同年5月,我的儿子患上了当时还并不常见的川崎病,我不得不在北京和深圳之间飞来飞去,在儿童医院和客户研发大楼的沙发上度过了十几个不眠之夜。好在,儿子康复了,项目也成功完成。有的时候,人必须经历一些你不知道黎明在哪里的黑夜,才知道黑夜里其实一点都不寂静。

2012年10月,公司在中国的研发中心开始自负盈亏,我也获得了第一张大单 — 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电商提供软件研发项目管理平台。2013年,我们完成这个项目一期工程的时候,这家公司的研发人员已经从我们入场时的1200人,极速扩张到2500人。我们完成的这个基于TFS 2012的研发管理平台成为他们的管理总线,分别接入了需求,测试,自动化构建和自动化发布系统,实现了端到端的管理能力,并提供了丰富的数据分析。

2013-2016年,在消费市场,制造业,运输业,金融业等不同行业的多家公司都开始采用TFS作为他们的研发管理平台,项目类型涉及自主研发产品,定制化项目开发,驻场外包,项目外包等多种不同形式;我的实施团队开始在全国铺开 … … 对那段日子的记忆是在酒店半夜的书桌前,同事们通过Team Viewer和skype讨论问题背影,以及我心中的感动。

十年之后,又是一个春节,我只想对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说:最好的感谢就是坚持不懈。

最近在梳理之前的这些案例,希望将里面那些有价值的东西整理分享给大家;一不留神写下了这些文字,就算是Mark一下这个时刻。

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儿!祝大家新年快乐,合家安康!

Comments are closed